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霍風最近對造人執念太深了。

于桑知也不知道,他是自發的想法,還是看顧二快有兩個了而著急,總之,她是覺得挺無奈的。

反正,于桑知不配合霍風。

早上來到公司坐下,她就從包里掏出避孕藥,吃掉再說。

霍風做不做措施,她不管,她只做好自己的。

就算他做了措施,她也會做自己的。

因為她時刻記得,當初的陸悠悠就是太相信措施了,才會意外懷孕!

……

另一邊,坐在遠風公司會議室里的霍風,依然在為造人事件傷腦筋。

會議室里,研發部組長正在為最新開發的一款游戲進行介紹,是一款魔獸手游,升級打怪類的。

這種小游戲的設定基本平平無奇,帶不來多少創收,但是一家公司不能沒有新產品。

所以,在當季的主打產品里,總會一些產品是附贈價值類的。

公司新一季的大產品已經籌備完善,研發部組長等會兒會著重講解大產品。

在面對這種無所謂的小單機游戲時,霍風更會將思緒拿來想事情……

現在,腦子想的更多的,自然是怎樣讓老婆給他造人了。

霍風知道,他跟老婆之間的拉鋸戰又要開始了…

他們兩之間,永遠有著這種拉鋸戰…

高中時,他要求提前交往,她死活不肯。磨了三年,最終是依她了。

大學時,他要求提前結婚,她死活不肯。磨了兩年多,最終是依他了。

現在,他的要求是趕緊造人,她又開始死活不肯…

霍風心想:這次會是依誰呢?

當然他希望是依他的~

不然,她要出國留學,把他一人留在國內,那多孤單啊~

霍風怕自己犯相思病!

要能留個小崽子,她在國外讀書,心里肯定有牽絆!

到時候就會經常聯系他,跟他視頻,跟他通話,這就不會忽略他霍風了~

這娃子,在霍風看來,還是留住老婆心的籌碼啊!

抬眼,看著幻燈片前,還在慷慨激昂做演講的。

霍風低頭拿起筆,在會議本上,唰唰唰的寫字——

【造人計劃時間表——】

坐在他身邊的副總裁林聰,見他低頭執筆,心里也好奇他在寫啥…

腦袋探過去一看,見這明晃晃的大標題…

林聰更是埋低了腦袋,一臉趣意的盯住霍風,然后張成‘O’型嘴,朝霍風吹氣。

“口臭,滾。”霍風無情推開他的臉。

林聰:“……”

尷尬…

本來還想逗趣他…

邊上的高層員工盯著他兩看,面生疑惑。

林聰繼續轉頭看向幻燈片,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實際上,心里已經在回想他今天早上吃什么了?

可能是蔥油餅…

嗯。

但其實,他本來的重點是,想瞧瞧霍風那所謂的‘造人計劃’。

霍風還在寫計劃,算計著幾月懷孕,幾月生產,可以不影響她的學業…

有時候想想,霍風覺得,他其實也挺自私的,總對她有這樣那樣的要求。

但是,轉念一想到,她接下來要出國…

霍風又擔心自己會被她忽略,這涼涼的心理就讓他特別想干些什么!

沒辦法…

老婆太優秀了,讓他不安!

結了婚也沒太多安全感~

來自一個不夠優秀的男人的卑微想法……

會議開了三個多小時,后來講解大型游戲時,霍風還是很認真的聽了,并且提出不少意見。

結束時,也已經接近午飯時間,秘書已經為霍風跟林聰點好外賣,放在他們的辦公室。

之前因為霍風還在讀書的原因,所以他沒有屬于自己的總裁辦公室。

公司里唯一的總裁辦公室原先一直是副總裁林聰在用,所以現在,霍風跟林聰用的是同一個辦公室。

兩人中午時,只要不出去吃,就都是一塊兒在辦公室一起吃的飯。

林聰是個30歲的男人,也是精英人才。

當初遠風公司剛成立時,霍風跟顏思遠直接對外高新聘請人才,也是從幾個稀有人才之中,選了林聰擔任公司副總,給與一定比例的股份。

林聰年紀比霍風大,但是跟霍風之間沒有代溝。

他兩人平時說話聊天,就跟同齡男人差不多。主要原因還是在于,30歲的林聰還沒結婚,單身男人不論幾歲,身上都有男孩氣息。

所以,他才能跟霍風處的挺來。

中午吃飯時,霍風跟林聰面對面坐在茶幾邊,林聰好奇問道:“你不是昨天才跟你老婆搬進新家么?這么快就準備造人了?”

“是啊。”

霍風回答不容置喙,“早點造人,不然等她讀完書出來,那年紀老大了。女人早點生孩子,身體恢復的快,大齡生產危險大,對她也不好。”

林聰挑了挑飯盒里的菜,皺眉道:“你這也太快了吧?你們兩都還很小啊。”

霍風看向他,挑眉,“你該不是從我這兒感受到壓力了吧?看我小你那么多歲,等會兒孩子都要有了啊!你還光棍兒呢!”

林聰“嘁”一聲,“我不羨慕!”

霍風哼道:“你抓緊啊。顏雞都準備結婚了啊。他說大學畢業就結婚的啊!你到時候可別被他給超了!”

林聰道:“那你倒是給我介紹啊!介紹個跟你老婆差不多的也成啊!”

霍風挑起一塊肉,嫌棄道:“你單著吧!我老婆這種小仙女,世上就一個!”

林聰:“……”惡心。

過不一會兒,林聰又問:“那你要早點造人,家里那什么東西都備了沒?”

霍風問:“啥?”

林聰嘆氣,“這都不懂。我個門外漢都知道,好歹得提前幾個月備葉酸吧!”

霍風恍然大悟般的點頭,“是啊!哎,我怎么沒想到這點!”

林聰再嘆氣,“不是要備孕嘛,孕期書什么的,早點看起來吧…”

霍風再次被提點:“有道理啊…哎呀,你這單身狗懂的比我這有婦之夫還多啊!”

林聰:“……”

自從跟霍風用同一辦公室以后,林聰最煩的就是天天秀恩愛的霍風!

真的是…

有老婆很了不起么!

……

于是,今天加班結束,回到家的于桑知,發現家里多了很多奇怪的東西!

小孩的玩具…

小孩的書……

小孩的衣物……

搖籃…

胎心監護儀!

一疊的胎教書!

天哪…

幾個房間里里外外走過來,于桑知簡直懷疑人生!

“霍風!”

于桑知在家里呼叫霍風。

晚八點,霍風還穿著圍裙,在廚房里煲湯!

聽到她的呼聲,霍風從廚房里匆匆走出,手里還端著一碗雞湯,帶著一臉訕笑,“老婆,老婆燉了三小時的,你喝喝看。”

于桑知本想嚴肅質問他,可是一轉頭,就看到霍風那張熱乎的笑臉,頓時心軟…

都說巴掌不打笑臉人,于桑知又哪舍得對她這位世上無敵好丈夫甩臉子呢?

她只發出一聲嘆息,接過他送來的雞湯,問:“你怎么回事?給你一分鐘時間想好理由解釋。”

霍風一秒鐘思考都不用,直接道:“早點準備啊!今天林聰提醒我了,有些東西得早點準備!我買了葉酸跟維生素b12,等下你帶著啊。以后每天吃!”

于桑知也服了霍風…

她明明記得,今天早上出門前,她跟他說的很清楚!

看樣子,這件事情需要好好談談。

這樣想著,于桑知便端著雞湯,一邊走出房間,走向飯廳,邊說:“我不是跟你說了么,我沒準備那么早懷孕生子。你現在是怎樣?都不顧及我的想法了么?”

“不是啊,老婆~”

霍風叨叨念著,轉身,至她身旁一側坐下,“我跟你說說嘛,我的計劃。等等,我寫了計劃表的…”

于是,霍風又匆匆起身,一溜煙兒跑去玄關處,從他的公文包里拿出他今天開會時寫的計劃表。

折回于桑知身邊后,霍風將計劃表遞給于桑知看,“你看看,這是我的整體安排。你明年6月畢業,咱們控制一下,六月半或者七月的時候生,八月坐月子。九月開學,先請上半個來月的假……不過,我估摸著,也不會直接九月一號開學,估計也是九月中旬左右。到時候我送你國外,我給你在外租個大別墅,請個保姆,照顧你。我聽說,國外上學很輕松,而且經常沒課,你就當度假一樣,養養身子,啥也不用干。寶寶擱家里,我給你帶。”

于桑知一臉無語的望向霍風:“……”

兩人凝視幾分鐘后,于桑知嘆出一口氣,“你安排的這么緊,是認真的嗎?”

霍風點頭,“非常認真!絕對認真!”

于桑知也不想指責他,她一邊喝雞湯,一邊跟他道:“首先,排除生孩子對女人來帶的種種身體上的不適跟影響。有些現實問題,我覺得你沒考慮進去。”

霍風問:“我有錢!放心,我一定努力賺錢,讓你在國外住上大別墅!錢的事,你不用擔心!”

于桑知道:“也不是錢。我就問你,如果懷不上呢?”

霍風:“……”

他還真沒考慮過這問題…

隨后,于桑知又語重心長的道:“懷孕這件事,順其自然最好。哪能像你安排的一樣,說哪個月懷就能懷上的?更何況,就算真照著你的計劃進行了,我六七月份時生孩子,你是要我大著肚子參加考試嗎?孕后期那么累,你是希望我一邊懷孕,一邊熬夜備考?”

霍風小心問:“你會熬夜備考嗎?”

于桑知:“好吧,我不會。可就算我不會,我覺得,懷孕會影響我的整體狀態,這對于我的學業而言,是負擔,你懂么?”

霍風當然是聽懂了……

她倒沒跟他生氣,也沒怪他著急。

但是她這么靜靜的說過來,還真讓霍風覺得挺對不住她的。

可能是他急了吧……

或許這個時間點,確實不合適。

霍風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想想,就只好道:“行吧,那你……你有什么想法嗎?”

于桑知道:“順其自然吧。”

“嗯?”

霍風居然沒有聽到意料之中的拒絕!

他驚得眼睛一亮,直直盯住于桑知,“順其自然的意思是,如果懷上,你就生?”

于桑知也不打擊他,繼續喝雞湯,邊應:“嗯。”

“哇!真的啊,老婆?”

霍風陷入一陣不可思議之中,他忍不住直問,“真的懷上就生?”

于桑知應:“嗯。”

霍風:“老婆,你真這么好?”

于桑知再應:“嗯。”

霍風:“哇,老婆~我太感動了!心臟有點激動!那我們接下來,每天晚上都來吧!”

于桑知道:“……”

霍風笑問:“那你不會再吃藥了吧?”

于桑知:“吃。”

霍風的笑臉瞬間凝固,“……”

于桑知瞥了他一眼,見他表情呆了,她反倒瞇眼一笑,“我這邊,你就別管了。順其自然!”

霍風:“……”

這算哪門子的順其自然!

這根本就是她掌握生殺大權啊!

狠心的老婆啊!

……

造人的事情,霍風還是每天都在努力……

盡管他管不了于桑知吃藥,但還是有期待奇跡會發生。

畢竟,顧二家的第一個,不就是意外懷孕么!

偶爾,霍風也會勸于桑知別吃藥,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確實避孕藥對女性的身體會產生一些副作用。

霍風有時心疼她,晚上自己也會做點措施。

但即使他做了措施,于桑知也依然會吃藥,因為她不相信措施…

她也覺得,顧二豪家的第一個就是意外懷孕來的,措施沒那么保險。

但是,于桑知也不是天天吃藥。

她是根據自己的生理周期盤算,在排卵期間的時候吃藥,其余時間不吃。

她大概就是科學并且認真的計算著這方面……

由此也可以見得,即使是在這方面,于桑知也依然有著屬于學霸的認真。

實習的時間過得還挺快…

于桑知因為表現良好,公司內的市場部門多留了她兩個月,致使于桑知下工地的時間遲了兩個月。

等到12月份,于桑知本該下工地時,工地也已經結束了今年的工期,工人們都回家過冬了。

北方的冬天很冷,所以,北方的工期會比南方要短。

于桑知因為沒下工地,便又回了市場部。

相比起在工地上受苦兩個月的麥娜爾跟魏梓萱,她是幸運很多。

不過,于桑知覺得,她也少了很多該學的實用知識。

麥娜爾聽于桑知說她沒下工地,有點遺憾,便熱情的自告奮勇表示,她帶于桑知去已經暫停工程的工地看看!

于是,她們兩便約了某天時間,麥娜爾帶于桑知去了郊區處,她們公司承包的工地那邊,進行實地考察。

同樣,這邊的工地也已經停止了工期,等待來年開春繼續工程。

所以,她們兩個女生來到這里時,整個工地荒涼涼的,只有寒冷的風嗖嗖吹過…

北方,冬天的風非常殘忍!

所以在北方,大家冬天時都會待在室外,基本不會待在室內。

麥娜爾帶了不少工具,都是工地工人師傅的常用工具。

難得她比于桑知多了很多實戰經驗,所以,她這次也是很樂于表現!

這么大冷天的,帶著于桑知在工地四處轉悠,教給于桑知一些基礎操作,比如彈墨斗,線行測量等等……

麥娜爾教的很認真,很熱情,盡管她教的都是于桑知已經會的知識…

但是見她這樣認真,于桑知便也認真的聽,給她很不錯的反應。

戴著安全帽的兩人正走上施工到一半樓層的5樓處,正熱熱切切的聊著這片地段的未來規劃…

突然,麥娜爾接到了葉溪的電話!

“呀~葉溪老哥給我打電話了~我接一個啊!”

說著,麥娜爾立馬接起了電話,興奮道:“葉溪小哥哥,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啊!”

電話那頭傳來呼嘯風聲,夾雜著葉溪的聲音,“你不是說今天帶桑知來工地看么,怕你誤人子弟,我也來了。”

“啊!”

麥娜爾聞言一驚,立刻滿臉欣喜:“你來啦!你在哪兒呢!我沒看到你啊!你昨天也不跟我說,你要說的話,我們今天就一起來了啊!”

邊上,正在四處觀察的于桑知聽到麥娜爾的話,不免轉身投來視線……

只聽那邊的麥娜爾道:“啊?你在哪里啊?我沒看到你!”

“哪里嘛!”

麥娜爾高興的都有些著急了。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見到葉溪了!

非常非常想!

麥娜爾還記著,她上一次見葉溪的時間,五根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了!

雖然這次是因為桑知,葉溪老哥才肯大駕光臨,但是,麥娜爾才不在乎他過來的理由是為啥呢!

只要能見著他就好啦!

“我在五號施工樓的五樓啊~”

麥娜爾趕忙走到五樓空地邊,從高處往下望去,“我沒有看到你啊!”

于桑知聞言也走向麥娜爾,不過她把麥娜爾往身后拉了拉,因為這邊還沒搭建安全棚,踩空很危險!

“哎!我看到你了!葉溪老哥!不,葉溪小哥哥!”

麥娜爾看到葉溪時,葉溪已經出現在五號樓樓底下了,低頭時,她恰好見到了仰頭看向她們這邊的葉溪。

葉溪當即皺起眉頭,“你們兩退后點,我馬上上來。”

“好啊好啊!”

麥娜爾高興的跳腳。

眼看著葉溪就要走進這棟樓,突然,麥娜爾正轉頭準備跟于桑知說話,意思我手滑,沒拿住手機!

“啊!”

等她反應過來,大叫時,手機已經從五樓高空墜下……

樓底下的葉溪突然聽到女生的叫聲,他嚇的抬頭望去……

“咚”一下…

五樓掉下的手機,正中葉溪腦袋!

“啊!”

麥娜爾發出了第二聲尖叫!

比起之前手機掉落的尖叫,更加凄慘!

因為,她親眼看到手機砸中葉溪的腦袋,然后,葉溪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那瞬間,麥娜爾的心狠狠抽疼啊!

于桑知也被嚇的倒吸涼氣,她馬上轉身跑走,風風火火往樓下跑…

麥娜爾遲一步反應過來,但是也很快起步疾跑!

兩人匆匆往樓下跑,心急如焚!

麥娜爾必須得承認,她剛才太失誤了!

要是葉溪真出了什么事,她要罵死自己啊!

簡直蠢蛋!

等她兩人一路跑下來時,樓底下的葉溪已經在地上躺平了…

“啊!不要啊啊!”

麥娜爾哭喪似的一路奔跑過去,一出樓,冷風刮著臉吹,凍的跟刀割一樣。

但是,她鼻頭一熱,都想哭了!

“葉溪哥哥。”

于桑知在葉溪身邊蹲下,慌的直晃葉溪的身子。

麥娜爾也是,她是紅著眼睛,更粗魯的搖晃葉溪的身子,“別死啊!喂,別死啊!醒醒啊!”

畢竟是五樓高度掉下來的手機,而且直砸腦門…

葉溪,確實是被砸暈了。

柔弱無法自理……

------題外話------

這章字很多哦!

飞艇走势技巧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