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她突然想就這么沉、淪下去,什么也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背負。

就這樣被他護在身后,做個無憂無慮的小女人。

涼亭內的氣氛越來越曖昧,柯伽越湊越近,目標是他肖想了多年的紅唇。

那比紅梅還要嬌艷的顏色,味道一定無語倫比的棒。

這一刻,柯伽丟掉所有的正人君子,只想趁著蘭馨被蠱惑愣神的當口,一親芳澤。

哪怕過后被蘭馨揍他也忍了,這抹馨香,他已經渴望了許多許多年。

眼看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柯伽的鼻梁幾乎就要貼在蘭馨嬌俏的鼻頭旁。

他甚至能嗅到蘭馨嫩滑肌膚的香氣,心兒都跟著顫抖起來,為著即將到來的美好狂跳如擂鼓。

“蘭姨,我帶了你最愛吃的蒸魚……”

就在這時,一道煞風景的聲音響了起來,令守在涼亭四周的守衛大翻白眼。

拜托,某些人說話前就不能先看下氣氛么?

他們跟了將軍那么久,從來就沒發現他稀罕過哪個女的!

現在倒好,眼看著就要親上蓋個戳兒,怎么就偏偏要在這個時候跳出來呢?

吃什么蒸魚啊!

他們將軍早已經饑、渴難耐,就不能長點眼力勁兒么!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剛蒸好鱸魚端過來的靈溪。

她一路只想著盡快把冒著熱氣的鱸魚拎過來,根本就沒仔細看涼亭里多了個柯伽。

靈溪喜滋滋剛說了半句話,就接收到亭子外守衛的白眼。

她正納悶著,眼睛這才慢半拍看到,亭子里似乎有場好戲正準備上演。

天吶,剛才的剛才,那個柯將軍,是想親她的蘭姨么?

呃……她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靈溪連忙轉身捂住眼睛,“啊,蘭姨,我什么都沒看見,你們繼續,你們繼續啊!”

說完,靈溪就放下手里拎著的蒸魚,脫兔般溜進夜色里。

看著她快步離開,幾名守衛默默對視了眼,無聲走遠了些。

他們決定擴大范圍,嚴禁任何人再靠近這座涼亭!

事關他們將軍后半生的幸福,必須嚴陣以待,格外慎重才行!

涼亭內只剩下柯伽和蘭馨兩人,然而柯伽的唇卻再也無法再進一步。

蘭馨臉頰微紅地伸著手,牢牢捂住自己的唇,目光恢復清明,“柯將軍,請自重!”

“唉,”柯伽心里溢出抹無聲的輕嘆,十分的怨念。

他覺得靈溪一定是對他有意見,這才會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即將一親芳澤時跳出來煞風景!

眼下蘭馨已經恢復了之前的清明,他除了扼腕長嘆,還能怎么辦?

柯伽無奈起身,“我去拿她蒸好的鱸魚,記得你最喜歡吃這個。”

蘭馨心不在焉地點頭,一顆心仍狂跳不已,喉頭也干渴的厲害。

她有些慶幸靈溪出來的及時,不然自己真的跟柯伽有什么牽絆,反而會害他更深。

只是蘭馨的心里,悄悄揚起了抹小小的失落。

她自己也說不清楚,這份失落到底是因為什么……

這邊涼亭里兩人千百滋味不一,那邊靈溪慌不擇路,一頭撞進某個寬厚的胸膛。

她被撞得頭暈眼花,揉著腦袋道歉,“抱歉,我沒有看路,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系,靈溪,沒撞疼你吧?”

被撞的人淡然出聲,正是還沒睡下的平順。

靈溪發現是平順,不好意思笑了起來,“還好,我都懷疑你是不是鐵做的,估計額頭都要起包了。”

“是嗎?我看看。”平順立即緊張起來,不由分說摁著靈溪的額頭檢查起來,“包倒是沒起,就是紅了一塊兒。下次走路一定要注意,不能這樣不小心了。”

靈溪有些哭笑不得,她剛才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哪知道就被硬摁著頭檢查。

想想自己跟平順的身高差,除了認命接受,靈溪覺得就算抗議估計也沒什么效果。

“對了,你慌慌張張去哪兒啊?”平順順口問著,大手輕輕幫靈溪揉著撞紅的額頭,力道格外輕柔。

“我……”聽到平順這么問,靈溪的臉瞬間紅成了蘋果。

她剛才冒冒失失的,好像搞壞了氣氛。

蘭姨的幸福要是就這么被她給沖散了,她可不能原諒自己。

“怎么了?臉這么紅,發燒了么?”平順并不知道靈溪剛才的小插曲,還以為她是不舒服,直接用手心貼著她的額頭。

好一會兒,他才納悶搖頭,“體溫正常啊,怎么臉紅成這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沒有啦,是我……是我不小心煞風景了。”靈溪磕磕巴巴告訴了平順自己剛才的笨蛋行徑,心虛地吐了下舌頭,“都怪我太魯莽,我覺得蘭姨還是蠻喜歡那個柯將軍的。”

“喜歡,你確定嗎?”

平順有些不敢相信,他還記得蘭姨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木簪刺向了柯伽的咽喉。

當時蘭姨眼中的狠戾可是做不得假的,那是準備置人于死地的殺機。

靈溪很肯定地點頭,“不會錯的,蘭姨養了我這么久,我不會弄錯她的眼神。現在想想,她當時攻擊柯將軍,只是想安全帶我離開。”

說著,靈溪微微嘆了口氣,“你知道的,我和蘭姨被困在迷霧谷林那么多年,很可能是因為W國的大陰謀。”

平順凝視著滿臉倦容的靈溪,想到不久前才來大鬧一場的那個玉溪。

果然這世間唯有對比,才能凸顯美丑善惡。

如今的靈溪在他眼中,更是宛如仙子般出塵脫俗,絕無僅有的美好。

他牽著靈溪的手,坐在花圃旁的石凳上,低聲問道,“靈溪,你想做回公主嗎?”

靈溪認真想了下,鄭重搖頭,“不想,我只想弄清楚,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下午的時候,蘭馨已經將當年那場變故從頭到尾說給了靈溪聽,并且表示,完全尊重靈溪的選擇。

如果她想做回公主,蘭馨拼死也會帶她闖進皇宮,為她找回顯赫的身份。

不過靈溪的回答和蘭馨想的一樣,她根本不在乎什么尊貴的身份,只想弄清楚所有的真相。

當年到底是那個地方出了問題,身為親生母親的王后,怎么會隨便就錯認了民間找回的玉溪?

飞艇走势技巧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