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久久小說網,牢記永久域名 小說久久久的首寫字母 XSJJJ.com 電腦手機通用 !! 久久小說網是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廣告無彈窗,綠色閱讀!!

聊齋之中有一篇故事,發現在嬰寧所在的莒縣,篇目叫做《二商》。

這一篇目講的是兩個兄弟,一個聽老婆的話,一個不聽老婆的話,結果聽老婆話的哥哥日子是越過越過不下去,而不聽老婆話,堅持自我的弟弟生活越來越好。

由此可見,男人不能軟耳根,還是要自己拿主意。

縱然是錦瑟許下轉輪王府中的人才差役,蘇陽也沒有放走顏如玉。

當今世道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才!

顏如玉就是頂尖的人才!

眼見錦瑟明顯不悅,蘇陽就強行岔過話題,義憤填膺的對錦瑟說道:“之前你不肯告訴我,究竟是誰在蘭家莊打傷你,現在我是閻羅,神權寬廣,你告訴我是誰傷了你,我給你報仇!”

錦瑟在蘭家莊里受傷,也是蘇陽和她陰差陽錯成了一對的原因之一,之前錦瑟不肯說,此時蘇陽手握閻羅大權,能夠幫忙安排一下。

“還不都是你招來的?”

錦瑟眉頭輕皺,說道:“是織女,你去找她吧。”

織女……

蘇陽抬頭眺望窗外,陰間的天空冥冥漠漠,昏昏沉沉,并無半點星辰,是以看不到天空之中的織女星。

織女這位神仙的出現,源于先秦,關于她的神話傳說,蘇陽可謂廣有聽聞,牛郎織女,七夕節鵲橋相會,葡萄架下偶偶耳語,只是在轉輪王府中所看,織女在早年奉上帝之命下凡,幫助孝子董永織布,還清債務,之后便回到天庭,除此之外,并無其他記錄。

若說蘇陽招惹她,恐怕也就是織女紡紗機,除此之外若說有交際的,便是顏如玉那小像背后歪歪斜斜的織女。

錦瑟所說,她和織女的沖突,便是因為紡紗機,而依照錦瑟的修為,織女應對她是游刃有余,而她傷不到人家半點。

蘇陽聽的點頭,錦瑟實力是超凡脫俗,但比起上古女仙,欠缺太多。

而織女這種仙人,自然是沒有生死簿能夠節制,蘇陽也命令不了陰差前去收拾人家。

“等我修煉吧。”

蘇陽保證道:“待我修煉有成,一定為你出這口惡氣。”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錦瑟輕輕搖頭,正欲說話,便聽到了外面梅香,雪兒兩個丫鬟在叫,說道:“姑爺,老爺讓您看過小姐后趕快走。”

岳父大人趕人了。

蘇陽牽著春燕,對著春燕輕輕吻了一下。

春燕臉面羞紅,撐脫蘇陽之后,捂著臉扭身一邊,雙手捂臉,這事情做在人前,又是娘娘身側,真是太羞人了!

蘇陽看向錦瑟。

錦瑟輕哼一聲,扭臉一側。

“娘娘。”

蘇陽看著錦瑟。

“休想!”

錦瑟冷冷說道,從蘇陽的目光中,她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蘇陽眼珠在錦瑟身上轉轉,說道:“昨天我做閻羅審理到了一個奇事,是一個書生抓著大夫,說是大夫將他害了,大夫在我面前大喊冤枉,說是僅僅救治了他的夫人,實在沒有傷到書生。書生說七情傷五臟,這喜則傷心,怒則傷肝,大夫救了他的夫人,讓他一喜,但是救治時候手不規矩,讓他大怒,如此一喜一怒,就讓他傷了……”

皺皺眉頭,蘇陽想不到詞了。

“心肝!”

錦瑟替蘇陽說道,她在思索劇情進展。

“寶貝~”

蘇陽對錦瑟含情脈脈,在錦瑟發懵的時候上前,親了錦瑟面頰一下,這才心滿意足的從錦瑟閨房之中走了出來。

擦擦嘴,免得老丈人再看到唇上胭脂,這才鄭重道別,坐上陰差的轎子,蘇陽自然是回酆都鬼城。

轎子里面,顏如玉自蘇陽懷中的漢書鉆了出來,看到蘇陽,捂嘴輕笑,說道:“小女子何德何能,能讓閻羅如此稱贊,甚至和兩房夫人爭辯,真是愧不敢當。”

造反了?

蘇陽伸手捂著心口,做賈寶玉狀,對著顏如玉悲憤叫道:“我為你們,操碎了這片心,你們可知道我的苦處……”

“????”

顏如玉看蘇陽如此,目瞪口呆,不知該如何回應。

回到了閻羅王府之中,蘇陽修了一封書信,借由閻羅王府的渠道發給青云山城隍廟,在書信中交代了此時暫代閻羅,讓風源,沙福林兩人處理城隍廟的事情,也讓婁元好好學習,今年雖不是大比之年,但對他來說,有一場考試即將來了。

和老丈人的一番交談,讓蘇陽拿定了一個主意。

閻羅靜室,盤膝而坐。

蘇陽習慣性的開始修煉,推動氣血,養其身體,運用血液之力滋養陰神,眉心之中一盞佛火明亮,在修持中,這一盞佛火也自然在增長,卻并不損耗蘇陽自身一點真元。

興許在某時某刻,因為某事,佛火會另有異變,蘇陽坦然受之便是。

如此修持周天,待到閻羅開府之時,蘇陽神完氣足,自覺又有進益。

再度開府,閻羅王府二十四司主均老實許多,這一次對蘇陽匯報文冊,多是陰司弊端,奇案,在他們這些司主看來,蘇陽想要干實事,他們就有無數的實事,足以讓蘇陽忙前忙后,無暇分身。

顏如玉拿到這些案例,清楚辨明白了其中惡意,但這些文卷之中,確實是二十四司主的難題。

他們這些司主當真不知該如何做。

“有問題就要去解決!這問題是坐在這里就能想明白,就能說清楚的?”

拿到這些文卷,蘇陽叫住諸位司主,伸手一拍,對著他們喝道:“你們就會在這上面寫困難,說弊端,弊端為什么會形成,有什么歷史因素?你們一概不知,現在你們親自到這些地方給我寫一份調查報告,這調查報告出來了,問題的解決方法也就有了。”

“誰若是說自己能耐不足,我可以當場讓你們走人。”

在城隍廟的時候,蘇陽就打算人多的時候,讓陰差多多走動調查,只是城隍廟人手少,抽不開,現在到了閻羅王府,能動用的鬼差陰兵數都數不過來,讓這些鬼差陰兵下去調研,得出結論,事情自然就有解決方法。

不了解實際情況,關門閉戶的想解決,或者自覺自己懂得比人家多出幾百年,那么純唯心的瞎說一頓,一定會弄壞事情,但是讓他們下去調查,得出結論,事情就好解決。

作為一個領導,就應該善于運用下面人的智慧,不能靠自己單獨干。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群眾的力量無窮嘛。

蘇陽這一喝,讓二十四司主無話可說,這位一上任就開掉了五都巡環使,雖然司主之位比五都巡環使更高,但蘇陽帶著轉輪王的兵,說將他們弄下來,就能把他們弄下來了。

本來是想難住蘇陽的,結果問題沒有解決,自己還不落好。

蘇陽告訴這二十四司主應該如何調查研究,這本來也就是儒家格物致知的東西,二十四司主躬身受命,各自退下。

就這本事想難住領導?

蘇陽笑了。

將工作分派下去之后,蘇陽就起身來到了文書司,隨便將王梅和顧錄事兩個人支到了城門處,蘇陽在里面拿出了紫冊生死簿。

手中拿出神筆,蘇陽看著紫冊生死簿中文字。

【蘇陽,河南青云山蘇家莊人,年二十一,尚有陽壽七十二年……】

依照蘇陽現在的修為,現在的身體,至少能夠過二百多年,但這上面的陽壽就是最大的掣肘。

若不勾除,除非蘇陽天仙修行有成,否則七十二年之后,就要來陰司報道。

并且陰司中人想要找到蘇陽,通過這個生死簿能隨時定位。

“神筆。”

蘇陽對神筆說道:“你可要爭氣啊。”

舔舔筆毛,蘇陽蘸了顏如玉配置的西瓜霜,在生死簿上輕輕涂濕,對著生死簿中自己的名子勾了上去。

這配置的西瓜霜能消墨水,蘇陽寫錯字后顏如玉配置的,此時用來消生死簿,心中準時有些緊張。

神筆下去,生死簿上面的字跡暈染一片,蘇陽小心的涂抹,修正,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名字,籍貫這些全部消除。

陽壽,福祿,功德,報應,一點一劃,全部泯沒。

做完這些事情之后,蘇陽坐在生死簿的前面,看著生死簿中一片空白,如此凝神看了許久,忽然生死簿的字跡一動,后面的字往前移來,將這空白之處自然填滿。

成了!

蘇陽見此喜不自勝。

了賬了賬,今番不伏你管了!

就如同是鬧地府的孫大圣,蘇陽憑借一桿神筆,也自行注銷了死籍,今后在這性命上面,就沒有陰司能管。

今后也沒有陰司能通過生死簿來找他。

自在了!

蘇陽往后一靠。

什么紫冊生死簿,命中注定能成偉業,卻不知這一切都還是要看自我奮斗。

消了生死簿,蘇陽也不覺得會惹出什么事情,天下間沒有在生死簿上的能人多了,陰司之中記載錯漏的也多了,何況還有一個東岳冥司,度過風災之后也會自然消除……

就算真的惹出事情,蘇陽也坦然應對,苦練七十二變,笑對八十一難。

有事了,昨天沒做到,明天一定三更

飞艇走势技巧贴吧